業內人士披露遊樂設施安全內情 臨時遊樂園隱患大

業內人士披露遊樂設施安全內情 臨時遊樂園隱患大

業內人士披露遊樂設施安全內情 臨時遊樂園隱患大

www.prolieve-asia.com

  原標題:業內人士披露遊樂設施安全維護內情 臨時遊樂園隱患大

調查動機

  4月21日15時21分,河南省許昌市西湖公園遊樂設施發生事故,一名男子在玩“飛鷹”遊樂設施時,因安全鎖扣脫落,高空墜落,經醫院搶救無效死亡。此事引起社會對遊樂設施安全問題的關註。

  □ 本報記者 趙麗

  每逢節假日,不少人都會選擇到遊樂場遊玩,體驗遊樂設施,享受快樂時光。然而,防護措施不到位、專業管理缺乏、設施質量參差不齊等問題使遊樂場安全隱患增加,稍不註意便有可能導致意外發生。

  遊樂實施安全管理現狀如何?《法制日報》記者就此展開調查。

  遊客講述刺激項目驚魂一幕

  “以前每次玩這種項目時,工作人員幫助系安全帶都是一臉不屑一臉隨意。所以,我每次都是心驚膽戰。”在北京上大學的薛凱對記者說,3年前,他和朋友玩過一次“遨遊太空”,“坐我旁邊的朋友剛開始還直呼刺激,但沒過一會兒就一個勁兒地念叨,‘我的安全帶掉瞭’。我隻能用一隻手拉著他,一邊使勁向地面的工作人員喊‘停’。可是,工作人員竟然說停不瞭,隻能等設備自動停下來,還讓我抓緊點”。

  同樣玩過大擺錘類娛樂項目的北京大學學生金玲玲向記者回憶說:“這種項目確實很刺激,但就是怕出事故。這種大擺錘遊樂設施有兩道安全措施,通過控制室人員操控的電動卡扣和座位上的安全帶。按照說明,安全帶是以防電動卡扣沒有卡住的第二道措施。由於電動卡扣是機器操控,所以按正常情況在機器將卡扣固定之後,卡扣不會有任何推動。我們玩這個項目時,身邊朋友的電動卡扣無法推動,但我的卡扣卻輕而易射精舉推瞭起來。當時,工作人員檢查時沒有發現問題,就在他對控制室工作人員說‘開始’時,我拼命大喊‘我的卡扣沒有鎖住’。工作人員這才示意控制室等會開始,重新檢查瞭我的安全帶,這才阻止瞭悲劇的發生”。

  楊秀麗是北京朝陽區一傢投資公司的員工,也是一名9歲男孩的媽媽。在她看來,遊樂場設施的安全保障至關重要。“孩子在這個年齡段比較好動,非常喜歡去遊樂場玩那些遊樂設施,帶孩子出來玩就圖個高興,保證人身安全是底線”。

  “我之前帶孩子在一傢遊樂場玩一個叫‘海盜船’的娛樂項目,啟動後竟然發現手扶的欄桿是松的,嚇得我馬上叫停。幸虧發現及時,沒出什麼事兒。”在楊秀麗眼中,遊樂場既然收費,就應該對遊樂設施和遊客安全負責,絕不能讓遊客冒著生命危險去玩一些項目。

  大型設施制造維護標準嚴格

  遊樂場的一些大型遊樂設施屬於特種設備,依據《特種設備安全監察條例》,相關部門要對這些遊樂設施進行安全監察。

  北京市某大型遊樂場負責人龔蘭(化名)告訴記者,主題公園的遊樂設施一般分為特種設備和非特種設備兩種。屬於特種設備的大型遊樂設施又分為A級、B級和C級三個等級,簡單來說,最刺激的遊樂設施大都集中在A級,B級特種設備次之,C級特種設備更次之。除瞭驚險程度不一樣外,這些遊樂設施的質檢標準也不一樣。

  “A級特種設備由國傢特種設備檢測研究院檢測,B級、C級由省級檢測。小型遊樂設施一般危險性較小,國傢無強制性要求檢測,但需要管理者自己註意維護。大型遊樂設施有一套完整的國傢標準,而設施的業主就是安全的第一把關者。”龔蘭說,對A、B級遊樂設施實行設計文件鑒定,從源頭保證質量與安全;技術復雜、危險性高的A級遊樂設施檢驗工作由國傢級遊樂設施檢驗機構承擔,B、C級遊樂設施的檢驗工作一般由各地省級檢驗機構承擔。

  記者瞭解到,大型遊樂設施按照國傢標準安裝完畢,不代表就此可以高枕無憂,合格證是“一年一換”,今年檢測合格瞭,明年就不一定。此外,上崗的工程師、操作員要持有“特種設備作業人員證”,每天、每周、每月定時對重點設備進行檢查。

  “謹慎選擇高空遊樂設施。”

  這是作為資深玩傢的過山車愛好者團體“過山車之夢”副會長荀航給的建議。

  “一般來說,越是大型、知名的遊樂園,安全水平越高。保持大型遊樂設施安全運行,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這方面的成本是不能節省的。”荀航對記者說。

  “遊樂設施並不是越高空、高速、夜尿刺激,危險性就越大。事實上,相當一部分事故是由於人員操作規程不規范、運營標準落實不到位造成的。很多高質量的大型高空、高速遊樂設施需要生產制造廠商很高的資質,乘坐這些遊樂設施反而比乘坐一些小品牌的小遊樂設施更讓人放心。”荀航說。

  對此持相似態度的遊樂設施設計者李寬對《法制日報》記者說,國內外生產A級大型遊樂設施的廠傢,特別是其中的龍頭企業,在做遊樂設施設計時會進行細致全面的風險分析,對於關鍵部位除瞭設計冗餘之外通常還會有形式上的二次保險,對於結構的原材料、焊接、加工、安裝情況都有一系列明確可執行的檢驗要求和標準,因此產品的整體安全性還是較有保證的。

  臨時遊樂園壓縮成本隱患大

  近年來,一些遊樂設施改變以往常駐遊樂園方式,以臨時安裝形式出現在各類廟會的現象較為普遍。

  國傢質檢總局2016年的一份文件曾指出,廟會等活動中使用的大型遊樂設施流動性強,違法違規使用等問題較突出。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王旭認為,廟會、趕集型臨時遊樂經營場所使用的設施,證照手續不全、來路不明的情況時常可見,存在很大風險。常規管理模式已不適應“流動式”遊樂設施,建議加大對大型設施報廢程序的規范,建立重點設施二手交易流向監督制度,切斷風險的源頭。

  對此,荀航也提到,一些小型的遊樂園或類似於街心公園那樣碼放幾個遊樂設施的遊樂場,為瞭獲得經濟利益,可能試圖從任何角度節省成本。“在一些情況下,我們不能確定小樂園的遊樂設施是否質量合格、設施操作員是否接受瞭足夠的培訓、遊樂設施是否進行瞭到位的維護。因此,選擇相對財力雄厚的大型知名樂園遊玩,安全風險會比選擇小樂園小許多”。

  李寬說,這些“趕集式”遊樂設施本身配備的運營安全管理人員不足,而且對這些設施的管理也存在模糊地帶。

  “每個開遊樂設施的人叫做操作員,操作員需要持證上崗,正規的遊樂園肯定做得好。不過,在一些公園裡所謂的遊樂場,可能存在無證上崗的情況。還有一個問題是,每個遊樂設施都是有應急預案的,每個月或者每個季度要進行安全演練。實際上,那些小作坊式的小遊樂園很少這麼前列腺增生做,日檢月檢都不一定去做。”李寬無奈地說。

  此外,受訪的業內人士也認為,遊客也要關註自身安全。

  不過,在采訪中,不少民眾也向記者反映,如何辨別是否安全是難題。

  “絕大部分遊客在遊樂園遊玩,不會像資深過山車愛好者一般,對園中每個設施生產廠商有所識別。”金玲玲說。

  對此,荀航也提供瞭一些簡單的辨別方法,比如關於做工。 

  “為瞭節省成本、縮短制造周期,一些小品牌廠商的遊樂設施可能會偷工減料。例如采用公交車上的塑料座椅、用兩根鐵桿就制成的安全壓肩等。”荀航說,在一些情況下,遊客分辨一些小品牌遊樂設施比較容易,這些廠商為瞭給自己做免費的廣告,會將設施品牌名拙劣地噴塗在設施顯眼的位置,如懸臂頂端、座位靠背上等,更有甚者會將自傢設施銷售人員的聯系電話標註在設施上。

  “作為非從業人員的普通遊客,可能對設施的級別和供應商無法判定,因此可以參考樂園知名度來做衡量,知名與否的界定比較復雜,可以從品牌知名度、投資方實力、項目輻射半徑和年遊客量這幾個角度來衡量。”采訪最後,李寬反復向記者說明,業內人士提到的遊樂設施問題集中在市一級的遊樂園或臨時性的場合,設施供貨方本身實力有限,同時由於經營方不固定或控制成本等因素,可能會出現設施未按要求檢驗、操作人員未持證、操作人員違規操作等各種情形,這類遊樂園的安全性其實是會打折扣的,建議民眾綜合評定再做決斷。

  制圖/李曉軍  

  來源:法制日報

Tags:
前列腺,
前列線,
BPH,
前列 線 炎,
排尿不清,
排尿 問題,
滴尿,
夜尿,
尿頻,
男士健康,
男性長者問題,
男性 血尿,
射精,
前列腺尿道堵塞,
性功能問題,
PSA,
保列福,
治療良性前列腺增生,
前列腺肥大,
前列腺增生,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